十一文学,分享不一样的文学知识

清景一失后难摹什么意思(清景终若斯什么意思)

古今诗赏 2024-05-16 浏览(30) 评论(0)
- N +

文章目录[+]

  

  piupiu · 语音

  理想生活之 春雨綿綿懶洋洋,故友不來不起床。 然而現實總是殘酷的嚶嚶(/ω\)

  慵不能

  架上非无书,眼慵不能看。

  匣中亦有琴,手慵不能弹。

  腰慵不能带,头慵不能冠。

  午后恣情寝,午时随事餐。

  一餐终日饱,一寝至夜安。

  饥寒亦闲事,况乃不饥寒。

  

  梓川 · 写字

  两个月没写字,生疏多了,请原谅。

  

  沁园春 · 雪

  [现代] 毛泽东

  北国风光,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。望长城内外,惟余莽莽。大河上下,顿失滔滔。山舞银蛇,原驰蜡象,欲与天公试比高。须晴日,看红装素裹,分外妖娆。

  江山如此多娇,引无数英雄竞折腰。惜秦皇汉武,略输文采。唐宗宋祖,稍逊风骚。一代天骄,成吉思汗,只识弯弓射大雕。俱往矣,数风流人物,还看今朝。

  

  太阳尚远 · 写字

  ??继续临张秀,丰子恺《学画回忆》。

  

  画

  [唐] 王维

  远看山有色,近听水无声。

  春去花还在,人来鸟不惊。

  

  leeyeel · 写字

  

  西江月 · 新秋写兴

  [宋] 刘辰翁

  天上低昂仰旧,人间儿女成狂。夜来处处试新妆。却是人间天上。

  不觉新凉似水,相思两鬓如霜。梦从海底跨枯桑。阅尽银河风浪。

  

  小高同学 · 写字

  

  水调歌头 · 明月几时有

  明月几时有?把酒问青天。不知天上宫阙,今夕是何年。我欲乘风归去,又恐琼楼玉宇,高处不胜寒。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间?

  转朱阁,低绮户,照无眠。不应有恨,何事长向别时圆?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

  

  少年住在山里,摸黑都知归路。如今混迹城中,身心没个去处。

  

  山中

  [宋] 方岳

  寂寂门无长者车,穿深逗密惬幽居。

  花能红白锦相似,山自青苍画不如。

  鹤骨政应先狗马,雏孙殊未辨龙猪。

  皇天老眼何缘错,高枕松风莫管渠。

  

  又飞-高 · 绘画

  有位伊人,在水那方

  

  国风 · 秦风 · 蒹葭

  [周] 无名氏

  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溯洄从之,道阻且长。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央。

  蒹葭萋萋,白露未晞。所谓伊人,在水之湄。溯洄从之,道阻且跻。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坻。

  蒹葭采采,白露未已。所谓伊人,在水之涘。溯洄从之,道阻且右。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沚。

  

  老树画画 · 绘画

  村外野柳疏净,两岸却与云平。寒鸦时起时落,有人河上划冰。

  

  柳岸垂纶

  [明] 李东阳

  钓鱼矶上晚风多,拂拂垂杨渺渺波。

  行过酒家来别岸,坐移林影下前坡。

  聊将短日供长线,又见新条绾旧蓑。

  老去只应家在此,不须盘石更垂萝。

  

  艺丰堂----甘卫华 · 绘画

  甘卫华 作品

  

  松风

  [清] 曹鉴冰

  飘入岩松里,纷纷分外清。

  纵非陶宰相,听去亦怡情。

  

  大炮_838147 · 配图

  

  菩提偈(其三)

  [唐] 惠能

  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。

  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

  

  少云一 · 配图

  “曲港跳鱼,圆荷泻露,寂寞无人见。” 这是在一片腐朽的气氛里,窥见盎然生机的欢愉。恍惚飘飘欲仙,不知梦与身。 岂不闻游园惊梦,鬼怪魂魄相赴约。

  

  永遇乐

  [宋] 苏轼

  明月如霜,好风如水,清景无限。曲港跳鱼,圆荷泻露,寂寞无人见。紞如三鼓,铿然一叶,黯黯梦雲惊断。夜茫茫、重寻无处,觉来小园行遍。

  天涯倦客,山中归路,望断故园心眼。燕子楼空,佳人何在?空锁楼中燕。古今如梦,何曾梦觉,但有旧欢新怨。异时对、黄楼夜景,为余浩叹。

  

  眼望青山 · 配图

  黑白世界,竟如墨纸。

  

  菩提偈(其三)

  [唐] 惠能

  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。

  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

  

  2500年前的有识之士思考的大问题,跟我们现在人们所思考的大问题,在本质上没有多少的区别;我们生存的世界是怎么来的?我们人和万物又是怎么来的?我们怎样才能和谐的生存下去?(治国之道)。 老子关于宇宙的构建,万物的诞生,治国的理念,即使放在现在,在宏观上也应是不落后;“无为而治”说到底就是君无为,民自由,静而至谐;这与我们先进提倡的自由,平等,民主,和平几乎没有什么区别。 读到了底,窗友的语音诵读对于理清前后逻辑帮助很大;今人把道德经分成八十一个篇章这种分而破之的治学方法,对于我们这种门外汉帮助也极大,前人对于其孜孜不倦地学术研究就更不用说了;每一朵文明之花的传播,总是有许多看不见的高尚灵魂在为之努力。 《道德经》,对我来说,老实讲,谈不上喜欢,除了最初对于老子建立的一种宇宙观,世界观,以及辩证观所震撼,可到了后面无数次地重复,内心里不免有厌倦,甚至麻木的感觉。 我试图找出自己这种情感转变的来源,却是发现老子这种学说,对于君主,各级领导者会有很大的启迪外,可对于个体,总体上,帮助应是不大的。而现今技术革命的大幅度的提高,就更好的说明了这一点。 就从文化层面而言,中国过往所有的历史时期,识字率都未超过5%,这些不足5%的人不出意外地引导了整个历史发展的主流;而余下的95%几乎成为历史的盲流,成了跟随者;如今随着基础教育的提高,识字率到了95%,移动网络的盛行,自由思潮的推行,我们整个社会的人文认知却是没有朝“无为而治”认定的美好方向发展,诚然这在国家层面也有很大的责任,但是到底,还是得看到人的提高,不是“无为而治”,就可以简简单单实现的。 我们展望西方世界经历的过程,我接触了法国的启蒙运动,尼采的思想,梭罗的超然主义,发现每一种思潮在特定的历史阶段会迸发出无穷的理想;可见人的内心思想是在发生着变化的,但是我们有理由相信,它需要经历一个由低到高不断“锻炼”的过程,在学习,认知,验证,不断反思之后,最终建立属于自己的“小世界”,这一个个“小世界”的组合,最终呈现出社会族群思想认知的状态。 我们很难说这个世界来源到底是“创世论”好,还是“创生论”好;但是我们有理由相信,人的提高定然不是来源于“无为而为”,而是来自于“有为而为”。 不管怎样,这段时间的阅读,是一次很有意义的阅读。

  道德经(第八十一章)

  信言不美,美言不信。善者不辩,辩者不善。知者不博,博者不知。圣人不积,既以为人,己愈有,既以与人,己愈多。天之道,利而不害;圣人之道,为而不争。

  

  方休 · 笔记

  突然气氛变得尴尬,被同桌看破了喜欢你的小心思,早上踮起脚看你,我说哪有,他说你别狡辩了。 突然发现体育课是同一节,但是该把偷看你的小心思收敛了,今天心情很不错,开心的人整个身体都是轻盈的。 我说我们小神仙是有多喜欢喝酒,每次喝酒还都要写很多诗。 我们小神仙也喜欢孟浩然,给孟浩然写了很多首诗。 我们小神仙豪迈奔放,就是天上的神仙,不服来辩。 我只能说今晚的月亮又亮又圆,我们小神仙说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。 这就是区别。 ?? 9.6 end.

  月下独酌四首

  [唐] 李白

  【其一】

  花间一壶酒,独酌无相亲。

  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。

  月既不解饮,影徒随我身。

  暂伴月将影,行乐须及春。

  我歌月徘徊,我舞影零乱。

  醒时同交欢,醉后各分散。

  永结无情游,相期邈云汉。

  【其二】

  天若不爱酒,酒星不在天。

  地若不爱酒,地应无酒泉。

  天地既爱酒,爱酒不愧天。

  已闻清比圣,复道浊如贤。

  贤圣既已饮,何必求神仙。

  三杯通大道,一斗合自然。

  但得酒中趣,勿为醒者传。

  【其三】

  三月咸阳城,千花昼如锦。

  谁能春独愁,对此径须饮。

  穷通与修短,造化夙所禀。

  一樽齐死生,万事固难审。

  醉后失天地,兀然就孤枕。

  不知有吾身,此乐最为甚。

  【其四】

  穷愁千万端,美酒三百杯。

  愁多酒虽少,酒倾愁不来。

  所以知酒圣,酒酣心自开。

  辞粟卧首阳,屡空饥颜回。

  当代不乐饮,虚名安用哉。

  蟹螯即金液,糟丘是蓬莱。

  且须饮美酒,乘月醉高台。

  

  Eastwood · 笔记

  缘起水木清华 一时贪趣言此词 看似旅人漂泊在外凄悲 我笑东篱先生颂歌姬 古道西风与瘦马 瘦马多雏妓 枯藤老树与昏鸦 字字都在说人老珠黄罢 艳羡小桥流水与人家 可惜她万般无奈 只随夕阳西下 今日再看当时的笑论 真是一场西风一场西下 不是断肠人 却在天涯

  天净沙 · 秋思

  [元] 马致远

  枯藤老树昏鸦,小桥流水人家,古道西风瘦马。夕阳西下,断肠人在天涯。

  

  风荷舞 · 原创

  七绝

  入眼风花纷落去,觉来已解半生愁。 两情相倚秋江水,过尽青山始静流。 【跋】 『风花』 ??阅世风花老眼空。 ??雨叶不自持,风花故入衣。 ??青山不语人无事,门外风花任往还。 ??谁人为作留春计,莫放风花自在飞。 ??惊鸟排林度,风花隔水来。 『秋江水』 ??信马斜阳桃源里。珠帘底,淡妆斜倚。一寸秋江水。 ??脸傅朝霞衣剪翠。重重占断秋江水。一曲采莲风细细。人未醉。鸳鸯不合惊飞起。 ??独有秋江水,烟波似旧时。 ??乡心暗逐秋江水,直到吴山脚下流。 ??市南别有秋江水,种得花开总是莲。

  

  冷泉 · 原创

  金缕曲

  沉醉还寻酒,正愁凝,炎凉都饮,阑干长叩。原是人间颜公子,遂得闲言离构。庙堂者,也将名诟。地网天罗凭巧织,展神威,任雨翻云覆。意不适,黄昏后。 寒江雾渚伤情骤。渐残阳,危楼暗草,疾风水皱。移岸秋波空来往,争奈柳绵数绺。值此际,如何抖擞?万里飞鸿无一字,渺行舟,谁解飘零久?惟有我,青衫透。

  

  竹泊宁 · 原创

  石州慢

  晨牖拂霜,寥意恰逢,白露时节。 堪堪心绪频添,瘦骨清寒凝绝。 和风聚霭,渐生欲雨霏微,任它归鸟云间阔。 向远渚斜眸,诉江天一彻。 含咽,小楼空度,暮沐横烟,夜升残玦。 凄紧暝钟,唱尽人间离别。 旧函新枕,更有多少相思,抱膝独倚愁和月。 念剩得浮生,却尘情难歇。

评论列表 (0)条评论

发表评论